Akiiyoooo

James Turrel

诡獁:

刚无意中看了一个网友转发的帖子,是音乐,王家卫《东邪西毒》的电影原声;

我突然有种心头被打了一拳的感觉

这部电影我只看过一遍,在2004年,从此便不敢看第二遍;

《喜剧之王》是第二年看的,只敢看两遍,后话了。

整部电影原声,我只喜欢《挚爱》,至今依然是。貌似是梁家辉牵着马在密林深处的水边遇着了谁,我记得波光粼粼,柔焦镜闪闪,他狭长而俊俏的脸庞被斗笠遮挡。女的我当然已不记得了,不是青霞就是曼玉;写这些字的时候,我正在单曲循环《挚爱》,浑身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,往事是绝不能回首的,回首,我一个大男人也会潸然泪下青衫湿。

爱情,曾经隐秘而伟大过;无论是枕戈黄沙的绝世侠客,还是睡木板的执着屌丝与吃芥末做戏的青楼女神。只是这个时代无论现实或者电影,就再没出现过。手挽手观赏摩天楼崩塌的有情人永远葬在了1996年;那年和那年之前,好电影多的数不过来。我受够了看见装逼,嘴贫,暧昧,擦边球,学样子,博上位,斗小三,要么就是无尽的推倒啪啪啪亚麻带给莫急不要停的情节,正如我受够了我自己拍的小清新,虽然我心里一直暗示自己拍的不算清新。

明天就是奸商们发明出来的节日,几年前我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节日。这个节日并不属于我,想到了祥林嫂害怕烟火的大年三十,噼噼啪啪电光火石的绽放只是更加衬托自己的形单影只而已。

还好我是双子,明天我可以分裂成一支足球队。

成双成对的人们,在明天我不会祝福你们,因为你们本就拥有彼此,幸福无需多言;

单身着的朋友,希望明天你们也能快乐,找点乐子,给自己淘宝买礼物。

 

当年他纵身一跳,没人知道他心里所想;

他的电影他的音乐,我其实接触很少

于我,记他在这部电影里的一些,就足够了。

 

诡獁,2014,81,晚

 

《挚爱》,点这里

慢食堂:

串串_(:зゝ∠)_


西隅:

辣串门麻辣料理馆
→徐汇区钦州南路607号

杨梅果酒味道很好
串串的牛油很香
冒牛蛙麻麻的
红糖糍粑有点像年糕了,但是红糖和芝麻味道不错
喜欢这种比较昏暗的环境~

@慢食堂